快捷搜索:    angelina  angelina  angelina  angelina  angelina  angelina  angelina

被抢注、遇“李鬼”……老字号的“烦心事”

  天津北方网讯:近日,中华老字号、天津人钟爱的早点锅巴菜品牌──天津“大福来”惹上麻烦,沈阳市大福来酒店因其在沈阳注册有餐饮项目“大福来”商标,而到天津市红桥区市场监管局投诉天津大福来侵权。消息传出,再度引起人们对老字号商标权的关注。作为老牌工商业城市,天津有很多名闻遐迩的老字号。它们以诚信经营、卓越品质赢得了口碑和信任。然而,越是知名的老字号越是纠纷不断,官司缠身。人们不禁要问,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如何破解?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老字号企业商标权纠纷频发,表面的案由五花八门,实则都在争夺商业利益。

  梳理与老字号商标权相关的纠纷,无外乎以下几种:一种是抢注;一种是“傍名牌”,非老字号企业在与老字号近似类别的字号上注册商标,搭车经营;一种是纯粹的“李鬼”;还有的看似“派系”之争,经过诉讼,被认定不正当竞争。

  沈阳也有“大福来”?

  浆子、老豆腐、锅巴菜,号称天津早点“三大件”,其中的锅巴菜,首推大福来。据天津大福来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方面介绍,大福来诞生于1757年,1924年就有了“营业执照”,上世纪90年代注册食品商标‘大福来’,2002年被评为“中华老字号”,目前在津有30多家连锁店。

  关于沈阳“大福来”酒店,据其负责人介绍,该店成立于1999年,在当地认知度较高,是一家“百姓餐厅”,还会承接一些婚宴。

  两家不相干的企业,怎么就发生纠纷了呢?原来,天津大福来于2007年1月19日提交“大福来”餐饮商标的注册申请,此时方得知,沈阳市大福来酒店已于2006年12月4日申请了“大福来”餐饮商标,时间比天津大福来早了45天。

  就是这45天之差,为天津大福来埋了“暗雷”。

  老字号在海外被抢注

  “狗不理”的惨痛教训

  “狗不理”商标在日本遭抢注,天津狗不理集团有限公司历经十年交涉谈判,才拿回本应属于自己的“狗不理”商标。

  上世纪80年代,原天津狗不理饮食集团和日本大荣株式会社合作,在日本开设“狗不理”分店。1993年,大荣在日本将“狗不理”商标抢注。狗不理集团就此展开漫长谈判。

  直到2005年,“狗不理”商标在日本10年专用权有效期将满,狗不理集团重新谈判,在付出巨大代价后,最终迫使其放弃续展。

  其他老字号未能幸免

  加拿大中华老字号商标股份有限公司,这个名字听起来就不那么简单。果然,2003年初,天津桂发祥麻花饮食集团公司得到消息,该公司在面食商品上申请注册桂发祥十八街商标。明摆着要抢注啊!天津桂发祥赶紧委托律师在公告期间向加拿大当地法院提出异议,历时3个月,才打赢官司,拿回商标。 

  还有“飞鸽”商标(自行车)在巴基斯坦、菲律宾被抢注,“天塔”商标(蜡烛)在肯尼亚被抢注等一系列惨痛经历,虽然最终经过艰辛谈判,均以抢注人做出口国总代理的方式解决,但这只是妥协的结果,因为无法选择总代理,定价权只能落在抢注人手里。老字号企业在这些国家的经营受到极大的限制。

  “傍名牌” “搭便车”

  “津酒”“大津酒”之争

  天津著名白酒品牌“津酒”商标权侵权纠纷案,入选2016年知识产权典型案例。

  镜头切换到2011年,一位消费者带着一瓶“大帝王”酒到津酒集团投诉,说怎么滋味和从前不一样。接待人员发现这瓶酒虽然看似跟津酒集团生产的“帝王风范”很像,却是天津大津酿酒有限公司生产的。

  原来,同年4月,一家企业申请注册了“大津”商标,间接催生了“大帝王”酒。就此,一场持续五年的“商标之战”拉开帷幕。最终经最高法院终审判决,津酒集团胜诉。 

  同年7月4日,和平区法院对天津津酒集团有限公司诉天津大津酿酒有限公司、天津市人人乐商业有限公司及其西湖道和华苑购物广场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一审判决:被告大津酿酒停止使用“大津酒”字样;登报声明,消除影响;赔偿原告8万元;其他几被告停止销售标有“大津酒”字样的白酒。大津酿酒不服上诉。市一中院维持原判。

  问题包装盒引起的纠纷

  2011年春节前,天津市桂发祥十八街麻花总店有限公司将景林祥(天津)麻花食品有限公司告上法庭,称景林祥在麻花包装盒上印制“天津特产十八街麻花创始人范桂林──亲传弟子景志刚执方监制”等字样是“傍名牌、搭便车”。

  几经周折,天津市高院终审宣判认为,“景林祥”侵犯“桂发祥”商标权,在包装上印有“津门一绝”字样,构成不正当竞争,判令“景林祥”赔偿“桂发祥”7万元。

  几块月饼引发的诉讼

  2016年8月,起士林大饭店在海光寺家乐福买到带有“起士林”字样的月饼,由此引发一场官司。起士林大饭店状告月饼生产厂家天津市起士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家乐福公司及其海光寺商场,诉请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

  法院认为,被告将“起士林”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误导公众,构成不正当竞争,判决停止使用“起士林”,赔偿原告5万元。判决被告家乐福公司及其海光寺商场停止销售涉案产品。

  此案被天津高院列入2017年知识产权保护十大案例。

  “派系”之争?不正当竞争?

  南北“狗不理”

  上世纪四十年代。魏子衡在济南创办天丰园,推出“狗不理”包子,当时店里十位大厨都来自天津,做包子的手法与天津“狗不理”一脉相承。不久,“狗不理”包子在济南叫响。于是,我国出现了两家“狗不理”,都成为当地闻名遐迩的老字号。

  2006年,天津狗不理将天丰园告上法庭。此案经一审、二审,天丰园被判摘除带有“狗不理”字样的牌匾,但可继续卖狗不理包子。判决认定了天津“狗不理”的“血统”,维护了老字号的合法权益。 

  真假“泥人张”

  原告张?、张宏岳为“泥人张”传人。三被告北京泥人张艺术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泥人张博古陶艺厂和北京泥人张艺术品有限公司在经营中均使用了“泥人张”商标。 

  原告诉请三被告停止侵权、赔礼道歉、赔偿损失。最高法院终审认为,“泥人张”作为对张明山及后人的特定称谓、特定技艺及作品特定名称,社会知名度很高,承载极大商业价值,三被告在明知“泥人张”知名度情况下,将其作为商标使用,足以造成公众混淆、误认,构成不正当竞争。

  对“李鬼”严厉打击

  一批冒牌货被取缔

  对于“李鬼”,相关部门一直本着严厉打击的态势,从不手软。

  2010年2月,当时的工商和平分局接举报检查发现,和平某菜市场内一商户未经许可,以“天宝楼”名义销售假冒酱货制品,还张贴“天宝楼”的广告宣传板,于是依法查扣。

  2016年9月,根据天津市起士林大饭店和天津耳朵眼炸糕餐饮有限公司举报,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在全市展开侵权假冒商标整顿暨起士林等商标保护专项行动,重点查超市、商场(店)、专卖店、火车站周边、农贸市场等区域的糕点(月饼)、副食品等商品。

  2018年6月,经狗不理集团有限公司举报,市场和质量监督稽查总队突击检查,在古文化街、食品街和天津站后广场发现7家商户未获授权,擅自在经营场所悬挂带有“狗不理”字样的招牌、宣传用品,执法人员依法进行了查扣。

  造假“海鸥”触犯刑律

  魏某为谋取私利,利用其在海鸥公司工作接触海鸥表配件的机会,私下联系厂家定制海鸥手表配件、说明书、包装盒、手提袋,让亲友帮忙组装假冒海鸥手表,注册多家网店售卖。年销售额1000多万元,两年违法所得178万元。2017年4月,经河北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同年9月,河北区法院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魏某等人有期徒刑4年至1年不等,处罚金116万元至3000元。此案被最高检列入当年保护知识产权十大典型案例。

  11月23日,市政府办公厅印发《天津市振兴老字号工作方案》提出,到2020年,建立健全保护和促进老字号发展的支持体系,重振天津老字号雄风。

  重点包括抢救保护、传承发展、改革创新、载体建设、宣传弘扬等五大工程,其中,抢救保护工程系统地回应了如何解决老字号商标权纠纷频发的问题。

  观点

  法律传承和字号传承一样重要

  天金商标事务所所长米阿前认为,老字号的法律传承和字号传承一样重要,法律传承不规范不完整,可能造成资产流失,也会在权益受损时手足无措。规范的法律传承文件,可为老字号企业打赢商标权纠纷提供证据保障。

  解决抢注问题,更多的是亡羊补牢。如果是恶意抢注,可以通过申请撤销的办法来解决,比如日本抢注狗不理、加拿大抢注桂发祥等。怕的是很难认定对方抢注,或老字号企业未在法定期限内主张权益。能做的就是尽力补救。

  米阿前建议,应考虑建立咨询机制,为老字号企业提供及时专业的咨询,对历史文化、法律传承进行挖掘整理和宣传,让专业营销策划人员与法律人员结成团队,为老字号企业出谋划策。

  保护和发展应“四力”并举

  天津外国语大学国际商学院李名梁教授认为,老字号企业商标权纠纷频发原因无外乎经济利益驱动、老字号企业本身商标意识薄弱、市场竞争无序、保护力度欠缺等几个方面。

  李名梁教授表示,应站在地方产业发展、民族文化传承、自主品牌塑造等战略高度,将保护和发展老字号作为一个系统工程,努力做到“四力”并举:

  其一,政府应提升对老字号企业的保护与支持力度。一方面,各级职能部门应重点保护老字号品牌,鼓励和引导老字号在境外进行商标注册和商标延展,针对域外侵权建立公益诉讼制度,以便老字号企业低成本维权。对制售假冒伪劣产品的不法行为与恶性竞争行为严厉打击,为老字号营造良好市场氛围,保护老字号的市场信誉和品牌形象。

  其二,企业应强化对老字号品牌的知识产权管理力度。老字号企业应不断提高商标意识,建构科学合理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尤其是要加强商标保护的海外布局。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老字号企业不仅要申请国际商标注册,了解国际性协定的注意事项,收集与保存商标原创性的证明材料,而且要建立侵权的预防与反馈机制,包括取得所有商品的商标专用权以及委托监测具有抢注行为的仿制商标。

  其三,行业组织应加强在老字号企业与各级政府之间的沟通力度。应建立健全各地区老字号学会、协会等行业组织。一方面协助政府与老字号紧密联结以做好各项政策的落实;另一方面可为老字号企业提供行业发展的信息服务,通过分类研究,不断总结老字号在商标保护、品牌建设等领域的经验与教训,方便企业间交流与共享。

  其四,媒体应扩大对老字号品牌的宣传与传播力度。对老字号的各类侵权与违法行为不仅伤害企业的商业利益,更是对传统文化的侵蚀。媒体应坚定文化自信,不仅要对各种侵权行为曝光,更要讲好老字号的故事,激发国人对老字号的保护、热爱与消费,推动老字号特别是中华老字号成为城市乃至中国闪亮的名片。

  链接

  从市商务局获悉,截至目前,天津共有“津门老字号”149家,其中66家还是“中华老字号”。有37个中华老字号属于大型国企,从业人员2.16万人,资产总额553亿元,年利润总额3.49亿元。(津云新闻编辑刘颖)

本文源标题:被抢注、遇“李鬼”……老字号的“烦心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