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ngelina  angelina  angelina  angelina  angelina  angelina  angelina

个人充电桩安装困难不少 汽车充电桩问题有待解


南开区一家公共充电站内,一部分充电车位被燃油车占据。

  天津北方网讯:自2013年天津实施汽车限购、限行措施以来,新能源车由于在补贴、不限行等方面的优势,获得了消费者的青睐。截至今年5月,天津私人新能源车已达4万辆,充电桩数量达1.17万个。

  然而,一些新能源车车主反映,安装个人充电桩仍然困难重重,居住小区物业公司不配合是主要原因。另一方面,国家电网以及一些公司建设的公共充电桩却存在闲置的状况。还有一些商业公司以“共享充电”之名,在全国发展加盟者和合伙人共建充电桩,然后实施商业化运营。

  为什么车主一方面喊着“充电难”,另一方面却又有充电桩闲置浪费?记者展开了调查。

  安装个人充电桩还是难

  武清区居民萧君新购置一辆纯电动新能源汽车。他本来想,安装充电桩也应水到渠成,可不曾想麻烦事接连不断。

  萧君所在的小区物业人员说,地下停车场车位安装充电桩没有先例,而且要按照商业用电计价,国家电网则说安装充电桩需征得物业公司同意并签字盖章方可。回过头来再找物业公司,他们却不同意签字盖章。

  像萧先生一样,本市其他区域也有很多新能源车车主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北辰区居民魏超购买了一辆新能源汽车,厂家附送了一根自用充电桩。他致电国家电网咨询安装事项得知,只要物业公司签字同意就可以。然而,就是这个“签字同意”的简单需求,让他颇费周折而且心力交瘁。

  魏超第一次和物业公司联系,物业人员告知他没有车位所有权不能安装。但是,魏超的车位从小区交付使用开始就一直在租用,每年都交费,已经7年了。依据国家发改委等四部委发布的加快居民区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的通知,只要有一年以上的使用权就可以报装自用充电桩。

  当他拿着这份文件再与物业公司联系说明情况后,物业公司的答复居然是“国家发改委没有通知我们公司,也没有专门给我们发文”。接着,车商派人来实地勘测,却找不到小区的配电室,想要小区物业公司配合,顺便替魏先生沟通一下充电桩安装问题。结果他们在物业公司那里又碰壁了,几位工作人员一听安装充电桩就说找经理,至于经理在哪儿、电话号码是什么却没有一个人说。

  在魏超将问题投诉到政府部门后,得到了一个全面的答复。答复指出,小区在建设前没有对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做详细规划。车位没有划分新能源汽车的集中存放区域,如进行线路走线、布线、布管,确实存在起火等安全隐患。

  答复还指出,虽然目前新能源充电桩设施建设出台了相关规定,物业公司有责任支持配合业主安装充电桩,但对于充电桩安装完毕后,在使用过程中的安全管理和监管责任尚未明确,万一发生漏电、火灾甚至爆炸等问题,物业公司无法承担相应责任。

  此外,根据国家《物权法》和《天津市物业管理条例》的明确规定,涉及建筑物及其附属设施的改建、重建,需要全体业主同意,充电桩建设也需走法定程序。

  获得这样的答复后,魏超对在自己小区安装充电桩不抱希望了。

  公共充电桩为何被闲置

  随着新能源车的推广使用,国家电网公司开始布局充电行业,其他商业公司也参与进来。数据显示,在全国范围内,排名前三位的充电基础运营商是特来电、国家电网和星星充电,而这三家公司在天津也都有公共充电桩。

  10月31日早上,在复康路附近一家酒店的空地,记者看到了特来电布局的一处充电站,站内共有4个充电桩,结果只有一个正在使用,其他三个均处在闲置状态。在该公司南翠屏公园充电站,记者看到,此处有30多个充电桩,正在使用的有一半左右,还有一部分因为车位被燃油车占据而无法使用。共享汽车占据了多个充电桩,导致个人新能源车无法充电。

  一辆江淮电动车刚充满电,车主对记者说,他的车慢充充满电需要7个小时,快充需要半个小时,一次充电22度左右,通过App结账,一度电2元左右,花费40多元。为什么选择公共充电桩,他说,主要是这里车位不收费,如果车位也收费的话,他充一次电还要额外支付7个小时的停车费,那可能就不划算了。

  原来,这位车主家里已经有两辆新能源车了,其中一辆在自己家充电。他从屋里拉出一根电线,在楼下设个专用插座就可以了。按民用电收费,每度0.49元,唯一的缺点是不安全。“我平时都在家里充,两辆车同时没电的时候,我才开着其中一辆车来公共充电桩充。毕竟在家充满仅需要10元,在这得40多元,差太多了。”这位车主说。

  公共充电桩和个人充电桩之间的价差,是一些新能源车主不选择公共充电桩的原因。记者打开一款公共充电站的App看到,该公司布局的充电桩绝大部分位于市内六区,而且集中在繁华街区,如果客户充电,需要缴纳的费用有三项,分别为:充电费每度0.6785元,服务费每度0.997元,停车费每小时4元。该充电桩为交流慢充,普通的电动车需要7个小时以上才能充满,停车费就接近30元,加上电费,已经接近燃油车的使用成本了。

  此前记者遇到的江淮车车主也反映,在公共充电站,每度电2元,相比燃油车使用成本低三分之一左右,而如果要加上充电时的停车费,相对燃油车的消费,优势便不明显了。

  记者在三个时段分别打开三款公共充电站的App,通过查询发现,这些充电站的充电桩闲置率平均在50%以上。尤其是慢充、需要停车费的充电桩,长时间无人使用,明显已闲置浪费。

  11月4日8时许,天津工业大学处一家公司的充电站,8个慢充桩有7个闲置。同时段,该公司另外一处较大的充电站嘉利中心充电站,12个慢充桩全部闲置;丽思卡尔顿酒店充电站,12个慢充桩也全部闲置;信达广场充电站,26个充电桩包括18个慢充、8个快充,没有一个被使用,闲置率100%。用户评论显示,信达广场充电站的停车费达到每小时8元,如果慢充,一次停车费就达到60元,这是车主不愿去充电的重要原因。

  共享充电桩夸大回报率

  除了国家电网外,目前有20多家公司在全国布局充电桩。为了降低投资风险,这些公司开发“合伙人”新项目,全国各地的居民,只要个人有场地、资金,均可以投资个人充电桩,后期向前来充电的车主收费,以获得回报。

  在共享经济的浪潮中,这种打着分享、共享旗号的项目,虽然表面上看预期收益可观,但实际上回报率明显被夸大了,投资风险不容小觑。在一些商业公司的计划书中,将充电行业描绘成一个产值达5000亿元的大市场,“一根充电桩通过收取电费、服务费和停车费,不到两年即可回本。后期则是无成本经营,潜在收益不可估量”。

  事实是怎样的?记者查询了多家公司“合伙人”充电桩的使用情况,它们普遍比市场价格高,闲置率平均在60%以上,与商家预估的使用率和回报率相去甚远。河西区一位充电桩加盟者介绍,他当初花20多万元租用场地加盟了共享充电站项目,结果半年来回收成本仅5000多元。4个充电桩,平均使用率还不到20%。“每度电收费2元左右,如果收停车费,有些客户就不来了,不收停车费,自己觉得无利可图。现在谈投资回收是遥遥无期。”他说。

  新能源汽车是长期使用产品,充一次电多花费几十元,那么充一年电、跑上两万公里就可能多花费数千甚至上万元。因此,从经济利益考虑,新能源车主还是倾向于安装个人充电桩,而不愿到邻近的公共充电站,这也是现实的情况。

  当投资公司都把新能源汽车的充电业务当成“商业”而不是“服务”时,增设收费项目,提高收费标准必然随之而来,这都将使得新能源汽车使用者感到不方便、不合算。一些有意购买新能源汽车的消费者,也会因为无法安装个人充电桩、充电费较高等因素而放弃购买新能源汽车。

  精细化管理势在必行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天津共建有充电桩1.17万根,相对4万辆家用新能源车来说,在数量上已基本达到供需平衡。随着商业公司布局充电桩竞争的加剧,公共充电桩降低收费标准也势在必行。记者了解到,一些个人共享充电桩已调低收费标准,将电费和服务费从2元左右下降到了1.5元左右,免收停车费。这样,充电桩的使用率大增,闲置浪费现象得到遏制。

  只占位布局、没有科学管理,也是一些公共充电站遭人诟病的地方。多位车主反映,当前一些充电站实行无人经营,充电者自行下载App登录使用,缴费等通过手机完成。这样的充电站,充电桩出现故障后得不到修复维护,一段时间后也闲置浪费了。商业公司应加强充电桩的后期维修保护,提高精细化管理水平。这样,公共充电站才能获得新能源车车主的认可。

  新能源车车主魏超,已不再寻求安装个人充电桩,他现在找到了小区附近的一个公共充电站,每次充电花费50多元。这笔费用,相对以前使用汽油车动辄加油300多元来说,也省了不少。谈及公共充电站的未来,他说:“以后大部分新能源车车主都会在公共充电站充电,毕竟,燃油车车主都是在公共加油站加油,不是每个人家里都有一个加油站。”

本文源标题:个人充电桩安装困难不少 汽车充电桩问题有待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