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ngelina  angelina  angelina  angelina  angelina  angelina  angelina

租客的故事:房子是租来的 但生活不是

图片说明

  天津北方网讯:大学毕业季,年轻人步入职场,需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住哪儿”。有些人足够幸运,工作的这座城市就是他的家乡,可以继续在自己家里居住。更多的人走出校园后,不得不选择以租房的方式解决居住问题。

  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出租的房源和求租的客户都越来越多,目前天津在租的房屋超过了20万套。这20万套房屋中,居住着大学毕业生、青年求职者、外来务工人员、个体创业者、陪读者等各类人群。年轻人租房的经历是怎样的?带着疑问,记者展开了调查。

  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

  30岁的思宇(化名),在津租房已有八个年头了。22岁时,他从本市一所专科学校毕业,不想回农村老家就业,想在天津谋生。那个夏季,思宇最重要的事就是找房子租住。烈日下,他提着行李在大街上联系出租房屋的人,坐公交车赶到指定地点看房,忙得汗流浃背。

  三天内,思宇看了四套房子,都是小户型的。最后,他决定和其他人合租,一套50多平方米的房子,有两个卧室,和另外三个人一起住(两个人住一个卧室),每个人一个月的房租是360元。刚毕业的他,只能负担得起这样的房租。未来,一切都是未知数。

  这套房子的房东50多岁,儿子正在上大学。房东准备把这套房子将来给儿子结婚用,因为暂时用不上,就在市场上出租了。屋内基本是零装修,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老房子,生活设施特别简陋。即便这样,这套房子在市场上仍然抢手,有意求租者都是刚毕业的学生。

  思宇谋得一份职业,在装修公司做平面设计。这个工作,接触的是各式各样的房子。他给别墅、大户型、跃层公寓等各种房子画过装修图。每一次画图时,他就在想,要是我能住上这样的房子该多好。他给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要努力工作,五年内争取买到属于自己的房子。

  和别人合租特别拥挤,早上上厕所得排队,做饭得和别人错开,即使洗衣服,也得先观察阳台是否有晾晒空间。和另外一个大学毕业生合住一屋,思宇总是小心翼翼,摆放生活用品,总怕影响对方。即便这样,一个无法预料的事情还是出现了,另外一个合租者有睡觉打鼾的习惯,这让他非常苦恼。有很多次夜里被吵醒,再也睡不着觉。他就爬起来,戴着耳机绘图,把自己累得筋疲力尽之后再睡觉。

  绘图的工作很有前景,公司里的业务能手月薪能达到8000元。刚毕业的思宇,月薪才2500元,这点工资虽然微薄,但思宇觉得有盼头。在装修公司工作了一年半左右,眼看到了升职加薪的时刻,公司的经营状况却出了问题。装修行业大多是预付款,公司收了客户很多钱,老板动了歪心思,卷钱跑路了。思宇和同事们,只得另谋工作。

  业务能力有所提升的思宇,在楼盘比较多的地方找到了新工作。这家公司在环城四区,离原来居住的地方比较远,思宇寻思着重新租房子。然而,在合约期内退租,房东提出了很多要求,要求思宇必须找到新租户才能退租,否则之前交的四个月租金(押一付三)不退。思宇只能到信息网站发布转租信息,先后有五六位毕业生前来看房,最后由一位快递员租下。

  即便这样,房东也不退押金,搬出各种理由。他仔细查看思宇房间内的每一个角落,看门上是否有钉子,墙上是否不干净,所用的家具、家电是否损坏……而有些家具家电,明显是二手货,即便自己从未使用,也有可能坏掉,而这根本不是租房者的责任。看到房东这般上劲,思宇只能忍气吞声,丢下钥匙,不提押金的事就走了。当天晚上,思宇睡在单位,他体会到了居无定所、无依无靠的艰辛。为了改变现状,他要更加努力。

  然而,思宇所在的行业并不能让他获得足够的收入来买房。他先后工作的几家装修设计公司,都在一两年内因为多种原因而停业。四年以后,他才存够10万元,不够买房交首付的。眼看一年之后,自己仍可能无力买房,思宇有些灰心了。

  在五年的时间里,思宇因为房东卖房、提高租金、换工作等种种原因先后换了十多个住处。见识了各种各样的房东,充分体验了“蜗居”和“蚁族”的生活。

  后来,思宇有了女朋友,也转变了思路。既然买不起房,那就租更好、更大的房子,至少两室一厅,生活配置也要求齐全的。虽然月租金达到3000元,但思宇和女朋友能一起打拼,这让他很欣慰。现在,他仍然在租房,他说:“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我可以选择租房子,但我不选择低配的生活。没有自己的房子,我们一样开心快乐。”

  租房,人生修炼之路

  和思宇一样,在走出校门工作之初,需要租房居住的年轻人有很多。旭萍也是从租房生活走过来的,但她最后“上了车”,买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提起自己租房的经历,她认识了更多的同行者,看到他们比自己还努力,自己也就有了动力。经过艰苦的拼搏,她实现了梦想。租房,是她人生的修炼之路。

  20岁,旭萍从家乡一所卫生学校毕业,没有在当地医院从事护士工作。她想到大城市闯一闯,就来到了天津。最开始,她在一所民营医院做护士,薪资每月只有2000元,她也是选择和其他人合租。

  在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内,每个卧室都住着两个人。旭萍和医院的另外一位护士住一间;一位快递员和他的收银员妻子住一间;另一间房,住着两位没有固定工作的年轻女孩。这两位没有固定工作的年轻女孩,花钱却比较大方,用很贵的化妆品,这引起了旭萍的注意。

  有一年过中秋节时,几位合租者决定一起做饭聚餐。快递员和收银员夫妻需要加班,都没有参与。四个年轻女孩做了一桌好菜,坐在一起聊天。原来,这两位没有固定工作的女孩,都有赚钱门路。一位在银行信用卡外包部门做信贷员,另外一位女孩,是在网上开淘宝店,转卖一些儿童玩具。

  过了一段时间,旭萍还在做护士,而两位年轻女孩都转型了。做信用卡的女孩,在互联网金融公司做了信贷员,收入更高。而做淘宝店的女孩,做了网络主播,每天直播到深夜,和用户谈天说地,直播间里的粉丝越来越多,打赏金额也快速增加。

  半年之后,做网络主播和网络信贷的女孩决定搬走了。网络主播自己单独租一套大房子,这样可以自由地、专心地做主播。网络信贷的女孩通过在多个信贷机构兼职,收入翻了几倍。

  旭萍曾经以为买房的梦想很遥远,很不切实际。但是,当她看到身边的人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租更好的房子甚至有能力买房子时,她有些羡慕。同时,她深深内疚,看来自己还是不够努力。

  经过思考,旭萍和同事决定创业了,她们想成立一家月子会所。两位女孩都是护士,有护理经验的优势。创业没有资金,旭萍决定从以前的那位合租女孩,也就是从事信贷的女孩那里借款创业。最终,她们在一所大医院旁边租了两层楼,开起了月子会所。

  恰逢月子会所的需求爆发式增长,旭萍创立的月子会所也迎来了一批又一批客户。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旭萍还清了贷款,也有了买房的钱。2016年底,旭萍买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而这一年,她还不到30岁。

  回顾自己租房、买房的经历,旭萍感到有些幸运。如果不是碰到合租的女孩,看到自身的不足,她不会下定决心去创业、去拼搏。租房,让她见识了更多劳动者成功的路径,也促使自己找到了修炼并提升自身的道路。

  租房落户,让更多租房者受益

  今年4月,天津市公安局对外发布了服务民生、服务企业“双十条”措施。其中,最让大学毕业生关注的一条是实行引进人才“租房落户”政策。按照规定,对于符合天津市引进人才年龄和学历条件,在津就业并连续缴纳社会保险一年以上,在津连续居住半年以上并合法取得居住证,且本人或直系亲属无名下合法产权住房的,可在其长期租赁房屋所在地社区落户。

  对于租房者来说,买到自己的房子,结束租房的生活,是他们的梦想。此前,因为租房导致个人户口留在人才市场或者挂靠在单位集体户口,没法为孩子办理入学,是他们最为担忧的。而租房落户政策,解决了他们的实际问题。

  然而,提起租房的经历,大部分年轻人的感觉是“苦涩的、困难的”。贝壳网所做的一份针对年轻人租房的调查报告显示:80%以上的租房者遇到过权益被侵害的事件,这些事件包括:房东坐地起价要求涨房租、房东卖房提前收房、被克扣押金、交了租金却无法按时入住、家具家电出现问题维修缓慢等。

  数据显示,本市红桥区法院去年一年接到的有关房屋租赁纠纷达到180件,今年前7个月已达到120件,案件有不断增长的趋势。外界普遍认为,在租房市场上,房东处于强势的一方,租客的权益容易受到房东的侵害。但是,一些具体的案件显示,房东的权益也可能受到租客的侵害。比如租客拒不缴纳房租,还不腾房,换了门锁,私自装修改变房屋布局,造成房东的利益受损,这些案件也不在少数。去年和今年,红桥区法院均调解和执行了一些腾房的案件,部分租户成为老赖,被列入黑名单。

  时下,房东和租客成为一种较为常见的社会关系,他们应该和谐相处。红桥法院相关工作人员指出,房东体谅租房者的困难和艰辛,租房者尊重房东的财产权利,双方相互理解和尊重,可以化解矛盾,减少相关诉讼的发生。(津云新闻编辑刘颖)

本文源标题:租客的故事:房子是租来的 但生活不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